您的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>新聞資訊>媒體報道>正文

江漢傾力打造“中國漢繡圈”

發布日期:2019-07-05 00:13   來源:長江日報 打印

祖孫三代同繡一幅作品

  西北湖畔,風光“繡”麗。6月8日,中國首個漢繡聚集地“中國漢繡圈”在武漢市江漢區揭幕,江漢區第六屆非遺文化節同期啟動,任本榮漢繡精品展、漢繡大師工作室等展館正式開館。

  今年85歲的任本榮是首屆中國刺繡藝術大師、國家級非遺項目漢繡省級代表性傳承人,也是國內唯一精通漢繡50種針法的藝人。他傳承漢繡技藝、推廣漢繡文化半個多世紀,留下大量珍貴繡品及圖紙。耳濡目染下,女兒任煒、外孫女王煒佳也走上漢繡之路,先后成為漢繡市級代表性傳承人,祖孫三代共同傳揚漢繡文化。

收工后點煤油燈苦練繡活

  清末民初,漢繡鼎盛,上萬名繡花匠人、近40家漢繡鋪子聚集在漢口大興路“繡花街”。出身漢繡世家的任本榮是繡花街末代傳人,年僅12歲即拜繡鋪老板胡品階門下,從此與漢繡結下不解之緣。

  晨起,掃地、開門、燒水、泡茶,幫師父干活;入夜,一盞煤油燈、一塊案板、一支畫筆……學徒9年,任本榮已熟練掌握漢繡剪樣、畫活、配色、刺繡、成裝等全套設計制作流程。為彌補在理論上的欠缺,任本榮22歲還前往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兩年,師從沈從文等名家。

  在武漢戲劇用品廠,任本榮搶救性恢復了200多件作品,400多張漢劇服飾圖紙。退休后,他仍初心不改,先后籌集幾十萬元去蘇州購買布料和繡花線,民間走訪,搜集了大量清代漢繡殘片,先后加工整理出2000多種漢繡樣子。2008年,漢繡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在市非遺保護中心幫助下,任本榮建立了“漢繡工作室”,繼續推廣漢繡。

兩代人合作繡品登上熱播劇

  上世紀70年代,任本榮14歲的女兒任煒開始學做漢繡加工制品,習得一身好手藝。成家為母后,任煒開始一心一意幫父親打理工作室。

  與父親重設計不同,任煒愛在繡工上下功夫,并嘗試創新。任煒曾繡過一幅王昭君像,給她做了個“紅色漸變指甲”。對此父親認為她有悖傳統,可她堅持:“每個人對美的認識不同,我想把時代理念融入作品中。”

  理念可以創新,初心卻要堅守。任煒說,她始終牢記父親的一句話:“真正的漢繡傳承人,不能以大師和藝術家自居,始終要做好手藝人的本分。”

  去年,兩幅漢繡作品《九頭鳥》和《古黃鶴樓》登上熱播劇《你和我的傾城時光》,均由任本榮設計,任煒制作。“我倆從2002年就開始構思創作《九頭鳥》。一幅直徑40多厘米的圓形作品,從構思到制作完成得花上一年時間。”時至今日,兩人聯手創作了多幅《九頭鳥》,或底色、或造型,每幅都有獨特之處。

“90后”“新生代”專注漢繡教學

  任煒的女兒王煒佳今年27歲,5年前成為最年輕的漢繡市級代表性傳承人。初中起,她就跟著外公和母親學手藝;高中畢業后進入外公的工作室,從資料整理、刺繡實物搜集等工作做起。“外公那一輩學刺繡,都是師父手把手教,有些程序并不規范。我們希望在此基礎上統一模式,將基礎訓練規范化,培養人才。”

  沿襲外公的足跡,王煒佳積極投身“漢繡進校園”活動,目前對口武漢市第一聾啞學校,教授33個學生漢繡的基礎針法及裝飾針法。

  為方便溝通,她自學簡單手語,和學生們打成一片。一個叫小力(化名)的男生給她印象最深,不僅上課認真,下課還主動幫忙收拾工具。“他說他的心愿是成為一名漢繡大師。”在今年的非遺節上,小力作為學生代表表演了漢繡技藝。“學生們的執著勁兒讓我很感動,也讓我下決心優化教學,將漢繡文化發揚光大。”王煒佳說。

說跨越

  漢繡——武漢地區傳統手工藝,曾與我國蘇繡、湘繡、蜀繡、粵繡(并稱四大名繡)齊名。

  多年來,江漢區依托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,通過舉辦非遺文化節、興辦荊楚金石博物館、漢繡大師工作室等方式,為市民送上文化“大餐”,也為非遺傳承人提供展示“舞臺”,讓非遺文化瑰寶在荊楚大地上重煥新生。江漢區非遺保護中心被授予“湖北省最美非遺保護中心”稱號,漢繡保護行動榮獲全省十佳非遺保護行動。

  江漢區積極打造的“中國漢繡圈”,以任本榮漢繡精品展示中心和漢繡代表性傳承人工作室為基本構成,集設計、制作、教學、體驗、展示、交流、銷售為一體,是國內唯一的漢繡聚集地。

關閉窗口
幸运赛马开奖视频直播